国产美妆推荐交流组

甲醇贸易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期货日报2018-02-14 20:57:02


 引  言


算上今年,上海甲醇贸易商小赵(化名)已经是第5次参加华东地区年度甲醇高峰论坛了,而每一次参会,都带给他不一样的新鲜感。面对纸货、期货、电商的兴起,在接受新生事物时,甲醇贸易商也迎来了新的挑战。

  ——Are you ready?

  ——Yes,We are.

从不知道怎么做,到知道怎么做,再到任意选择去做,小赵经历了贸易模式多样化的转变。照他的说法,就像看MAX电影大片一样,感受着剧情的跌宕起伏和精彩绝伦。


昨天  —— “一口价” 吆喝向纸货交易发展


据小赵回忆,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虽然甲醇传统贸易商的日子并不滋润,但批零价差、地区价差及信息价差带来的利润也不可小觑。尤其是跨区调运方面,运用回程车来实现更高利润,一直是甲醇贸易商的专属领地。


采访中,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到,由于彼时的贸易模式是“厂家—贸易商—下游用户”以及“厂家—下游用户”的单线联系,价格主要靠双方谈判,透明度不高,地区间存在相当严重的价差。正是由于这种信息及价格的不对称,国内第一批甲醇贸易商通过各个地区之间的倒运得以发家。


“不谈环渤海和华东、华南的跨区套利,仅看西南、鲁南和武汉等地至华东的套利,只要贸易商细心挖掘,就不乏用武之地。”小赵进一步举例解释,在陕西延长MTO兴起前,从西北调出甲醇,从华东调入芳烃,即能轻松地实现贸易商的服务价值。


除了倒运,“一口价”吆喝在过去的甲醇贸易中也很“吃香”。“以前的甲醇市场,双方只要谈妥了价格,就必须执行。”在小赵看来,这既是一种信誉的体现,也是一种简单明了的结算方式。更重要的是,他也习惯了这种干脆的报价方式。


但需要注意的是,传统的“一口价”模式不能实时盯住市场价格,无法应对日内或短期内的价格大幅波动。


例如,昨天价格高昂导致出货不畅,今天跌了30—50元/吨,货物便发售一空,等到明天周边都涨价了,厂家反而无货可出了。


还比如,客户预付了账款却不提货,货物压在库里好几天,等客户来提时,市价已经涨了好几十元,厂家也只能按当初的定价成交。“厂家心里一百个不愿意货物被客户提走,但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某业内人士坦言。


“一口价”的弊端渐渐显现,该贸易模式下的成交量日益减少,取而代之的是“先拿货、后结算”的提货方式——结算价格不以厂家的报价为标准,而是以所在地区一个月实际成交的均价为标准。但这种贸易模式,导致贸易商占用大量资金用于货物的常量供应,于是催生了纸货的出现,纸货可以弥补这一模式的弊端。


据了解,纸货交易通常是一种信用交易,履约完全依赖于成交双方的信誉。纸货模式在欧美地区极为流行,远期合约的价格往往能影响当前市场的走势。全球第一大甲醇生产贸易商梅赛尼斯,就同时对北美、西北欧、亚洲进行纸货报盘,每月的月底公布下月纸货合约的指导价格。国内也照搬了这一模式,在甲醇期货出现之前,纸货模式被贸易商广泛应用。


“市场之所以认可纸货交易,是因为纸货和期货的原理一样,作为进口长约商,为避免到港期价格的波动,可以提前在纸货市场进行套保,由于甲醇圈大家重视诚信,主流贸易商很少出现违约事件,所以,大家对远期基本面的理解可以通过纸货进行表达。”小赵如是说。


不过,对于这种报价模式,小赵多少还是有些担忧。在此之前,他曾听说市场中有先预付货款然后拿货的客户。“这样的客户有两种,一种是要求按照实际付款日的价格拿货,这需要对方在一定时间期限内提货;另一种是按照提货日的价格结算。”小赵说,由于市场信息的不对称,而且又是远期报价,这里面的风险自然少不了。


不可否认的是,一个市场的成熟多从寡头垄断开始,进而发展至完全竞争,而纸货与“一口价”模式的更迭意味着甲醇市场经历着逐步成熟的过程。


今天  ——  纸货与期货的关系越来越紧密

  

作为连接上、下游的中间环节,贸易商多在“上挤下压”的夹缝中求生。尤其当下的市场,油价剧烈波动、市场供需失衡、区域化特征明显,甲醇贸易商的日子愈发艰难。


“一方面,下游工厂采购时,为了节约成本,尽量寻找廉价货源;另一方面,市场高度透明,贸易商的可运作空间减少,买卖价差收窄,削弱了一部分贸易商的利润。”金银岛资讯甲醇分析师王璞表示,区域价差的缩窄、运输的竞争也压缩了贸易商的生存空间,贸易商在利润快速缩水的同时,呈现了“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


小赵告诉期货日报记者,目前,张家港、宁波等地的化工品市场均陷入萧条,说明贸易商的服务价值在新市场格局下日渐式微。对于甲醇贸易商来说,创新操作模式、转变操作思路成为他们的首要任务。


事实也证明如此。甲醇市场的不少业内人士坦言,近两年,宏观面和基本面的矛盾频繁出现,使得分析价格走势与操作的思路与以往明显不同。受股市不振影响,大量游资进入期货市场,再加上原油对市场的影响日益增强,他们不得不“晚上看原油,白天看期市”。


这两年现货生意不好做,在传统的贸易模式赚钱困难的情况下,很多贸易商开始关注期货。“尤其是去年年底以来,周边不少朋友都发现,同时做期货和现货,能大大降低操作的风险。”小赵说。


期货作为现货的衍生品,主要为现货市场服务。期货价格的波动多围绕现货市场,但是期货合约作为远期合约,一方面反映了市场的波动及预期,另一方面也为现货市场提供了支撑。


贸易商对上、下游的情况比较了解,其利用自己的信息和渠道优势,对趋势行情把握得更准确,可以借助期货市场良好的流动性低买高卖,进行库存管理和套期保值。


“原先的淡旺季,主要反映在厂家和贸易商的销售数量上,总是等到货不够出了,才明白旺季到来,等到货销不动了,才知道淡季到来。大家对于市场的理解十分滞后,根本无法判定淡旺季具体出现的时间和原因。而现在,贸易商可以轻松地通过纸货、期货价格的涨跌掌握下游对于甲醇的需求,从而调节自己实体贸易的工作进程。”中宇资讯分析师于芃森称。


令贸易商难堪的是,今年以来,在对宏观和技术预期的理解上,他们显得十分吃力。


“目前,贸易商还停留在对产业和基本面的分析上,当宏观驱动商品价格上涨的时候,他们很难把握这样的行情。”鞍山惠丰经贸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兴春表示,在宏观因素驱动期货进而引导现货波动的大环境下,仅靠基本面的分析来摸顶、抄底,往往和实际走势背道而驰,很多产业人士是亏损出局的。


“当前,甲醇贸易商操作的主体模式是传统和纸货对冲、纸货和期货基差交易、主力合约和非主力合约以及能化品种之间对冲交易等。”张兴春认为,现货、纸货、期货三者相结合,可根据基差和月间价格进行套利对冲交易,以避免宏观因素变化带来的不确定性风险。


对于这一点,王璞也解释说,正常情况下,远期货物价格升水于近期,即期货高于纸货、纸货高于现货,在期货、纸货以及现货相结合的模式中,多以价差计算为主,期现的套利空间为持仓成本,期货与纸货的套利与之类似。


“现货及纸货的套利更多的体现在,对于有固定需求的贸易商而言,在贴水行情下,购买远期纸货一方面降低了采购成本,另一方面节省了仓储费,故在期货、纸货及现货相结合的模式下,贸易商更多是购买相对价值更高的纸货,而非现货。”王璞称。


在市场人士看来,由于同属远期合同,纸货和期货的属性更为接近,而逐月交割使得纸货存在与现货价格更为接近的优势,可以更准确地反映短、中期内的下游需求和贸易变化,且纸货交割频率比期货高,为期现套利提供了更多的机会和更好的工具。


据了解,目前,纸货参与者从最初的贸易商、企业发展到了金融机构。纸货从最初单纯的现货需求贸易到现在拥有一定的金融属性,其参与者和属性的变化使得纸货与期货的关系越来越紧密。


“纸货的参与者以贸易商、企业为主,当期货价格相对纸货价格出现偏差时,将出现大量的套利盘。相对于拿现货进行套利,纸货套利成本更低,流程更简单,风险也相对小一些,但其效率更高,时效性更强,因此越来越多的机构开始通过纸货平台来赚取价差。”中原期货分析师毛润泽说。


明天  ——  线上线下结合开创交易新模式


如今,期现结合已经成为一种较为成熟,也被大家广泛接受的贸易模式。用纸货和期货预测远期价格波动,用现货去满足当下的实际需求,甲醇贸易越来越现代化。在拥抱互联网的今天,甲醇交易互联网化的进程也得到了深化。


集互联网、交易、物流和金融于一体的现货交易新模式——大宝赢电商平台开创了国内甲醇市场的先河,受到了市场人士的广泛关注。


据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大宝赢电商服务平台依托广东宏川智慧物流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仓储企业,其中太仓阳鸿和南通阳鸿是全国最大的甲醇仓储基地和郑州商品期货交易所指定的交收库,致力于打造领先的大宗商品产业链综合服务平台。经过近一年的细心筹备和测试,大宝赢平台于今年5月20日成功上线试运行,目前开户数量近百户,交易数量也在稳步提升。


在业内人士看来,传统与互联网相结合的新模式,不仅帮助企业扩张了销售渠道,开拓了市场需求,而且“线上线下”的“新生意”对于甲醇市场来讲至关重要。


大宝赢的出现掀开了纸货市场发展的新篇章。”王璞表示,目前的纸货市场中,因买卖双方权利、义务的不同,卖方在市场剧烈波动时存在违约风险,而买方在保证金制约下风险较低,故现有的纸货交易多存在于大户之间。“由于大宝赢的出现,仓储企业线上发展纸货交易,线下为客户提供卖货担保,降低了纸货市场的交易风险,这也是纸货市场更加成熟的表现。”


甲醇市场的电商平台交易,可以降低broker交易的违约风险,可以减少对于期现套利成交时期货波动剧烈带来的划点风险,也为交易提供了便捷的途径。“人工通过QQ发纸货盘面撮合价格,效率低,也容易违约,没有通过软件交易系统撮合报价来得快。整合broker是长远趋势,对期现交易和资金风险都有好的一面。”张兴春表示。


对于市场中出现的电商平台,小赵认为,这其实是中国式期货主力月规则的产物,即这些交易是郑商所主力合约跨度较大之下的有效补充,丰富了交易逻辑和手段。此外,这些交易围绕的核心仍是郑商所甲醇合约,其可以不断发现和修正甲醇的合理价格区间。


“期现结合+互联网模式,未来一定是甲醇市场的主要交易模式。”于芃森表示,线上交易实时化,线下交割简约化,减少不必要的周转环节,增加实体贸易的多元化与竞争力,是每一次尝试改变甲醇贸易的初衷。


在于芃森看来,传统的贸易销售模式,已经不适应当前的市场形势,产业资金对于期货、纸货市场的扰动,在很大程度上干扰了现货的正常走势,但也正是产业资金对于后市的研判,使得市场提前预知了各种变化,提前反映在实体的各个环节上。“再继续单纯的‘一口价’交易,势必与市场脱节,导致在风险与利润来临之时无法做出正确判断。”


“面对纸货、期现结合+互联网、期权等一些新鲜事物,作为一个现货贸易商,不应无视、回避或是反感这些衍生交易手段,而是需要积极利用它们规避风险,寻觅套利空间。”小赵认为,未来的甲醇贸易市场是个兼容的市场,既有依托物流这一地利优势而生存的传统业态,又有捕捉天时寻找价值回归的投资者。


两者之中,小赵更看好前者。国外甲醇供需结构变化后,中国市场成了焦点所在,全新的大物流格局需要站得更高的贸易商。传统贸易商的春天并不遥远,只是当下的环境对他们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期货市场权威媒体《期货日报》官方微信号
内容覆盖商品期货、金融期货、大宗商品现货

提供各市场高手故事、经验分享及各类干货

让你真正深入了解期货市场的公众号


期货日报社新媒体中心 出品

联系方式:0371—65611275、65612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