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初恋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2-23 09:35:51

初恋

 

19岁的时候,我第一次遇见小聂。那时候阳光很透明,隔着教室窗户的大玻璃,笔直地打在教室里,一切都是那么棱角分明,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色。

       高三开学那天,小聂是我们班来的最晚的一个。小聂是我们班的艺术生,学校美术班的脾气最好的女孩子。高三开学后大家要作自我介绍,小聂还是最后一个上讲台。她很勉强地垂了眼睛站在讲台上,惜字如金地自我介绍:大家好,我叫聂雪。聂雪长得玲珑剔透,在我心里一直只有一个词语可以形容,那就是闭月羞花。我自作多情说这些话的时候,不善言谈的张曦就说我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缘故。她聂雪,还谈不上闭月羞花。言简意赅,这是整天在我身边疯疯癫癫的张曦的一贯作风。

        小聂作自我介绍的时候,我旁边的女孩就朝着我小声嘀咕,喏,这是我们宿舍的形象代言人,怎么样?我就抬头看见小聂,小聂长睫毛优美骄傲的弧线,在阳光四溢的季节里像蝴蝶的翅膀扑闪不停,那么漂亮的眼睛,好像从来没有遇见过。小聂下讲台的时候,抛给我一个生动的微笑,我赶紧低下头,感到心里像开了盖的可乐,不停翻腾着细微踊跃的泡沫。

       小聂身材好长得漂亮,爱穿米黄色外套,黑发散落如瀑,喜欢坐在教室第三排的角落,不声不响。她不用上数学课,因为高考免考,事实上所有科目她都很少来上,基本属于放牧型读书。每当她垂着有些倨傲的长睫毛,小心翼翼地经过我的课桌,便会洒下一路清脆的脚步声响。1,2,3,我常常低着头这样默数,数到5的时候,脚步声消失,然后桌椅板凳发出一连串轻微的震动的时候——美术生就抵达了座位。

我在美术生的后面坐,有美术生在场的课堂,我的眼睛异常紧张与敏感。我总是忍不住右手托着脸盯着小聂散落在米黄色外套的黑发发呆,发深深的呆,直到刺耳的下课铃把我从自己的梦境里唤醒。

有次课间我帮数学老师分发考卷,看见她的试卷,分数一塌糊涂,聂雪2个字倒写得异常漂亮秀气。她不在座位,我在那里慢吞吞地磨蹭,课桌上有只印着卡通猪的布质的铅笔盒,拿起来出乎意料地有坚硬的感觉,忍不住打开来看,整整一包削好了的浑身印满卡通猪的彩色铅笔!我莫名其妙地兴奋起来,仿佛知道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巨大秘密。

是的,我喜欢上了美术生,并且一点儿没想隐瞒,哪怕是在风声鹤唳的高三。我开始自作多情地制造和美术生小聂浪漫邂逅的机会,我会准确计算出小聂从餐厅到教室的时间,然后就在她回来的路上我就在教室的拐角处遇见她,并且坏笑着打趣:你好美术生!这么巧!

有一次我和美术生走在一起,小聂问我:“苏佳艺,你这个人活得很生机勃勃嘛。”

  “是啊,我这是热爱生活嘛!可是聂雪,你怎么总是垂着眼睛没精打采的呢?”

   穿着米黄衣服的小姑娘回答得云淡风轻:“我对这个世界没有兴趣。没什么值得我关心的”。

我为着这句话隐秘地伤心了一阵,又无药自愈了。我歪坐在睡死过去的张曦的旁边,盯着前面的美术生,直到眼睛都酸了。那真是一段稀里糊涂的日子,我喜欢着聂雪,没有道理,没有章法,也没有指望。聂雪喜欢我吗?我不知道。

每天下午,我都和张曦躺在浑圆的操场跑道上,双臂枕着脑袋望着天空发无聊的呆。张曦对于我追美术生一向都是表示支持态度,不像其他人就知道说风凉话说我怎么能追上美术生。张曦时刻为我伸张正义的那些天,我突然感觉张曦虽然很痞,但这家伙原来也是这么善解人意。在那些镶了金边的淡淡黄昏,我们只是漫无目的走地在一起,一路踢着石子,一路说着没有边际的废话。

    星期天我去县城精品屋买了一对亮晶晶的卡通猪形状的手链,放在书包侧袋。每天都幻想着在某个地方与美丽的美术生不期而遇,然后拿出手链送给她,欢快又得体地说:“聂雪,我是苏佳艺。你可不可以每天都来上课?”

  这句话我自言自语了好多遍,每天张曦听见的时候就很是认真的摸摸我的额头,问我是不是得了相思病?我就使劲瞪了张曦一眼,张曦最怕我的生气,一年的同桌,他始终陪我在一起。我在美术生后面的所有动作,张曦都一清二楚。可是张曦这家伙什么都帮不了我,因为美术生开始有意无意地躲着我了,甚至都换了作息时间。因为这我一度很惆怅,甚至胡思乱想她是不是感觉到我喜欢她,所以故意躲起来不见我。可是我什么都不顾,在那些昏天暗地的十九岁,我从未这样想着对一个人好,就只是对她好,甚至都忘记了在乎一下回应。

  这次是真的偶然遇见的聂雪。美术生站在我不远处的时候,我手心里都是汗,我拉开书包拉链,那对手链在我书包里呆的已经有些憔悴。

  人来人往的教室拐角,我把有点脱了漆的胖胖猪手链递给聂雪。路过的张曦朝我做了个鬼脸,一闪而过。我对着美术生,我生怕着她在我眼前不可预料地消失,一对手链成了我委曲求全的礼物,连带着热烈微酸的男孩心意,仓促又隆重地倾囊送出。预演过千百次的对白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我握着手链的手安静地悬在半空,心中回旋着没有道理的伤心,非常戏剧化地红了眼睛。

后来我对张曦说,这应该就算是不言而喻的表白了吧?

张曦说,可是人家聂雪不一定会领你的情哦?!

我点头,抓住张曦的手,激动万分,我该怎么做?

我把手链塞在小聂手里,也没观察一下她的表情,转身就消失于教室门口。

我回到座位张曦捧着圆圆的脸对我笑,我冲他回个喜悦的手势,她聂雪我这就搞定了。张曦伸出中指头指指我背后,我一回头,美术生面无血色,俨然一灭绝师太。她把我给她的手链丢给我,苏佳艺,谢谢你的手链,我用不着,你留着戴吧!说完美术生就一个漂亮的转身,踩着轻快的步子越走越远出了教室的门。我一扭头,我说张曦,怎么,你怎么还笑呢?张曦就带着过来人的口吻回答,兄弟,这是苦笑!  美术生果然是美术生,我就想,也许美术生轻轻地拒绝,是为了让我更加疯狂地追她吧!

暗恋美术生的日子里,我的高三过的很充实。我一边打理着每天的冲刺试卷,一边幻想着有一天美术生会突然走到我跟前对我说,苏佳艺,上次真的很对不起,我现在愿意接你的礼物!这个春秋大梦里,我并没有与美术生过多言语,倒是张曦每次都鼓励我,只要功夫深,铁棍磨成针,令我感触颇深。

张曦还没等到高考就要去浙江当兵了,送张曦走的前天晚上,我和张西一人抱着一瓶白酒,对喝。

喝到面红耳赤,话就多了。我和张曦有一句没一句的瞎掰,如果我能追上小聂,就算每一步都是刀山,我也能坚持到底。

张曦没有答我,只是举起酒瓶,说喝!我有点生气,怨他不解风情。张曦笑,你有没有想过,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有结果呢?不追求结果的爱就不会有尽头的一天,是吗?我哭笑不得,你家伙,我又不是唐僧,你怎么就成了如来。

张曦望着窗外,缓缓得说,哥们,你知道吗?我,其实也喜欢小聂!

我把嘴里的酒喷了一地,我望这张曦一本正经的样子说,不会吧!?你,也喜欢美术生?

张曦咽了一小口酒,喷着酒气说,当然不是了。不过我真的恋爱了,她是隔壁班的王亦蒙,唱歌很好听。我看着张曦的眼里盛满了甜蜜与喜悦,一如当初暗恋小聂的我。

我说兄弟,这么大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张曦就还是很痞的笑,你的心都在美术生身上,你怎么会知道!

第二天,张曦就远赴山清水秀的浙江了,也开始了他漫长的异地恋。张曦从此就退出了我的江湖,高中的校园里我再看不见他的身影。只是我偶尔会接到一个从遥远杭州打来的长途,两个人对着电话聊的话题范围,仍旧不是美术生,就是他的王亦蒙。高考前几天,我们班照毕业照,同学们都在争先恐后找谁和自己在一起照相的时候,我突然感到自己孤零零的,像秋天随风凋落的叶子突然就没了依托。就在大家一起喊567,茄子的一瞬间!随着相机闪光灯一闪,我们所有人的故事都被剪辑下来了。虽然就算是我故意和大家商量好我要站亲爱的美术生后面,结果由于我个子太高,还是很无奈被人群哄到最后一排了。乖巧的聂雪挤在人群里是那么不显眼,可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我和美术生中间隔着满脸青春痘的陆大宝,为了要和她单独在一张照片上,我一气之下把所有人都剪下来,剩下陆大宝怎么也剪不下来了,我用蓝色钢笔使劲给他描蓝了。剩下我和美术生的唯一合影照,我小心把它藏在钱包里,一直都没离开过自己。

后来高考结束,美术生就没有了音讯。我再也没听说过她的任何消息,有人说她搬家去了广州,再也不会回来了。听到这我就很悲伤,每次打开钱包里的合影照,心里总会狠狠的疼。 是啊,这段没有结果的初恋我到底收获了什么呢?我望着日记本上大段大段记录的关于她引发的喜怒哀乐,第一次看清楚自己从头到尾都是一厢情愿,也第一次明白对于爱情,我做不到不计回应的付出。也许吧,年少轻狂的美丽爱情,都如肥皂泡一样一戳就破。是的,我只是喜欢一个女生,就不知天高地厚以为自己的爱可以伟大无私到融化一切。但是爱的背面其实还有那么多始料未及的荆棘,我自以为一个人坚持技能走到最后,所以我自然地败下阵来。这世界上的人们遇到什么难事都把它推给时间,我也学会了。时间最是无敌,爱恨情仇,前生后世,怎样的刻骨铭心在时间面前都只是回首时的清淡尘烟,何况我这初次的小小爱情呢。

    再次接到张曦的电话,我听见他嘶哑的声音。张曦在电话那头强忍住悲伤低低抽泣,声音隐隐压抑。他的王亦蒙离开了他,投进了另外一个男孩子的怀抱。我忽然很想抱抱这个老朋友,这么多年一直陪在我身边的便是张曦,张曦在我面前总是笑呵呵的,很少见到他不开心。有时候我也想,张曦肯定也有悲伤的时候,也许只是每个人表达自己的方式不一样吧!听着张曦呜咽的声音,我忽然觉得张曦比小聂还重要!

 

三年之后的十二月,张曦退伍。从温暖的南方抵达我们一起生长过的小县城。我又看见他,短头发黑外套,很干练,又看到这个丢失了三年的记忆,最终回到了这片他曾经拥有过的土地上,我忽然有种重生的感觉。

坐在曾经一起疯过的老地方,张曦问我,是不是还记着小聂,我掐灭烟头,望望远方,有些事可以忘记,可有些真的忘不掉。不过忘不掉也不是件坏事,或许很久以后,想想自己曾经也这么稀里糊涂地追过一个女孩,也是很值得骄傲的事情。是啊,就在十七八岁的暗恋记忆里,我们深深追求的自己的幸福,没有章法,没有规矩,也不在乎一下对方的回应。可是多年的时光之后,我最骄傲的却还是那时候陪在我身边的张曦。张曦,你还记得吗?你借着酒劲帮我出气;你在我准备放弃的时候鼓励我;你在我受伤的时候一起逃课喝酒。张曦,我始终记得你呢,在时光流逝的每分每秒里,对我洋溢着甜美的笑。

亲爱的们,你们还记得自己的初恋吗?还记得自己曾经信誓旦旦地说为了谁谁甚至愿意付出一切,甚至最后拥有不拥有都无所谓呢。那样的豪言壮语,你是否还记忆犹新呢?可是不管我们的初恋是否修成了正果,在这场隆重的仪式里,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过还有一个忠实的朋友陪着你,陪你走过这一段青涩又灰暗的时光。我想每个人都会有这样一场初恋吧!不管你的初恋完美与否,但是你身边的他或者她这个另外意义上的第三者,你的那个关心你的好兄弟好姐妹,却在你青春期初恋的记忆里扮演了一个最称职的角色。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