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丨“网游”进电影:“微微一笑”很特立独行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4-26 19:23:01

在国产电影票房整体冷清的暑期档,电影《微微一笑很倾城》低调上映。从类型上说,它是一部基于小说改编的爱情电影;从题材上说,它的主题是近年来略显泛滥的“致青春”;从画面看,它五毛特效、惨不忍睹,制作不够用心,圈钱气息浓厚;但从叙事手法上看,它则完成了一个特立独行、前所未有的创举:把网络游戏搬进电影——毕竟在这个缺乏创新的年代,任何敢于尝试的努力都应该得到鼓励。


差强人意的改编

选择将同名小说《微微一笑很倾城》改编为电影是一个非常大胆的冒险举动,因为这其中包含着多数改编电影所从来没有面对过的难题。有些小说仿佛就为电影而生,如《哈利·波特》《魔戒》系列小说,稍加润色便成功成为畅销电影;有些小说本身籍籍无名,如《阿甘正传》,却被电影赋予了第二次生命,成为名垂青史的经典;而有的小说,纵然本身质量不俗,却非常不适合电影化,如《百年孤独》与这部《微微一笑很倾城》。经典绝伦如《百年孤独》,受制于其叙事结构,如果强行被改编为电影,也只能沦为不知所云的平庸之作,而《微微一笑很倾城》用了大量篇幅描写两个主人公在网络游戏中的生活和互动,这一部分也就成了改编的首要难题,在无前例可循的情况下,导演选择用演员穿古装来模拟游戏中的情景,这一创新固然可贵,但把玩家在游戏里的对话直接照搬到电影中,由演员有板有眼地念出,这种二次元与三次元的碰撞所产生的浓烈的中二感,让不少观众高呼:“好尴尬!看不下去了!”


 与众不同的青春

不管是《那些年》《致青春》,还是《栀子花开》《小时代》,都是芸芸众生的不同层次、角度的青春。有人说:“那些年,我们班上没有女孩。”又有些人说:“那些年,我们班上全是没人追的女孩。”这是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没有哪部电影能代表每一个人的18岁。《微微一笑很倾城》选择了一个广泛存在、但在文学作品中常常被忽视的群体:游戏党。电影刻画了一群不同于以往青春电影的主角,他们没有沈佳宜与柯景腾并肩而行的浪漫小街,也没有林萧顾里生意场的光鲜亮丽、钩心斗角,却多数都像片中的贝微微,就算天生丽质,也疏于打扮、不修边幅,喜欢穿着起球的毛衣宅在宿舍或逗留网吧,在游戏中寻找自己另一种人生。

长期以来,游戏都被视为一种不务正业的嗜好,在主流媒体中受到打压。尽管电影品质平平,但相信不少热爱或者曾经爱过游戏的观众,都能在不少情节中找到失落已久的共鸣。


彩蛋里的故事最真实

《微微一笑很倾城》的尴尬和笑点五五开。虽然网游部分的处理差强人意,但电影还是能够时时让你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更有一处堪称《半泽直树》大结局一般的点睛之笔在电影片尾出现:在带你领略了近两小时的“游戏里也能找到真爱”的浪漫主义爱情幻想后,又用现实主义的大锤狠狠敲醒了你,彩蛋里的故事才是真正的现实,在这个男人女人傻傻分不清楚的网络世界中,有情人终成眷属似乎都是“别人家的故事”,而自己往往是一往情深后怅然若失的情场落魄者。

电影也好,小说也罢,故事就是故事,认真你就输了。(张成)




文章来源;《河南日报》2016年9月2日13版

图片来源:网络

责编:花儿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