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美妆推荐交流组

这个松阳的云上民宿,是建筑大咖们的乡村实验,也是古村落的复兴之梦

钱报悠游天下2018-02-14 16:55:17

有瓯江滋养的灵秀俊逸

又有烟树人家的古拙瑰丽

近年来丽水乡村休闲旅游的高速发展

让民宿产业遍地开花。


  林云龙 摄


  人正是丽水民宿的灵魂,在他们的个人情怀打造下,民宿变得各具意味。他们的人生轨迹与一间间建造在处州山水间的小窝息息相关,他们身上有着最鲜活的山居客的身影与故事。




   


  2015年,融合民宿、餐饮、青年旅社的云上平田项目的启动,既让松阳平田古村重新焕发生机,也让外来者得以见识到这片常年云雾缭绕的仙境。作为云上平田的负责人,28岁的松阳姑娘叶大宝正致力于寻找一条属于平田、属于松阳的民宿发展之道。


 

 寻访:被民宿展示的松阳古村


   这样的石板小道,连接着村民们的日常生活


     当我们晚上七点左右赶到松阳平田村时,这座位于海拔610多米的村子已经先我们一步安歇下来了,朝山岭上望去,亮在夜色山雾的灯火星星点点,透着宁静。


  管家“猫猫”跨越大半个村庄后在村口的红豆杉下接到我们,又领着我们拾级而上抵达餐厅。几分钟后,云上平田的“掌门人”叶大宝也踩着台阶从门口蹦跶着进来了。


  叶大宝本名叫叶丽琴,“大宝”是她给自己取的昵称,谁知道此后竟成了慕名而来的客人与媒体的习惯称呼。


   云上平田的负责人叶大宝 林云龙 摄


  悠游君打量着她:一身素色便装有习惯山间生活而懒于打扮的嫌疑,衣领处香奈儿的胸针及不落俗套的穿衣搭配又印证着她曾在杭州从事服装品牌形象顾问的工作经历。然而最让记者好奇的是,这么短的时间,她究竟是从哪里赶来的?


  饭后很快便有了答案。


  从山家清供餐厅出门上坡,几步之遥即是一间咖啡馆,一楼安排了咖啡座、聚会桌、图书架,楼上是大名鼎鼎的“爷爷家”青年旅社,大宝平时白天在这里接待客人,晚上就睡在楼上,一上一下颇为方便。


     ☝ 咖啡吧和聚会座


  听她介绍,这里原是一座普通夯土民居,因曾是业主爷爷的住所而得名。为了保持村庄传统风貌,“爷爷家”的外部形态被完整地保留下来,至于室内,原有的乡村元素也留存不少,包括架一楼天花板上的那两只燕窝。


  楼上是变动最大的,在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主任何崴的主持设计下,这里变成一个年轻人的住所:不仅每个房间的底部安装有一组万向轮,入住者可以自己推动建筑,组合空间,此外还在房中安置了有色灯管,灯光会在某些特定时段开启,富有情调。


     ☝ “爷爷家”青年旅社


  脱离青年范畴的我们,晚上住的是“木香草堂”民宿。因为非周末和大雨的缘故,当夜客人不多,挑三拣四下悠游君睡进了下图这间名为“半夏”的客房。


     ☝ 林云龙 摄


     因为是由原舍顶楼改建而成的缘故,房间空间并不大,推门左侧是洗手间,陈设毫不铺张,极简风格很是清爽;再往内是床铺主主体,灯笼造型的房灯与整个房间布置相匹配,两口床头柜应该是旧木箱重新上漆后的利用。临睡前大宝特地叮嘱,早上别睡懒觉,推开窗就是极美的晨雾云景——得益于闹钟和起早山民的活计声,这一点我的确做到了。


     ☝ 林云龙 摄


  山中一夜好眠,第二天起早拍完几张就打算去餐厅觅食,结果一下楼梯就迎面撞上一整张蛛网,作祟者在头顶横梁上欣赏着眼皮下狼狈模样——昨夜上楼时明明还啥都没有,乡下蜘蛛的勤奋真当是出了名的。当然,它是主,我是客,哪有追责的硬气,回房间胡乱洗把脸,我便跳着石阶顾自己吃饭去了。


     ☝ 林云龙 摄


  在平田,设计所展现出的妙处远不止于乡村民宿,诸多精巧绝伦的改建之作均出自大咖们的手笔。


  此前,松阳县县委书记王峻力推保护古村建筑与小区活化政策,在他的牵线搭桥下,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罗德胤来到松阳,眼前的原生态秘境让他分外惊喜。因此,当平田村着手准备进行整体改造时,罗德胤便把江南秘境般的松阳古村落介绍给了身边的朋友,邀请他们参与平田村的规划设计。


     ☝ 林云龙 摄


  于是,这才有了我们如今所见的云上平田——村头供应一日三餐的山家清供餐厅由香港大学建筑系主任王维仁设计,围绕修葺后的天井,建筑师用竹子在老屋里堂搭建出一个通透的四合院,有着“春有百花冬有雪”的妙境;哈佛大学毕业的青年设计师徐甜甜将村里4幢闲置荒废的牛栏和破败黄泥房设计成农耕博物馆,用于保存平田农家的老物件;我们入住的“木香草堂”则由清华大学建筑系原主任许懋彦主持设计,楼上楼下共8间,保留房屋外立面的同时,室内又作了木屋装修,使每一间屋子都有所不同的亮点设计。


  我们依次来探访了这些大咖们的作品——


  ☝ 香港大学建筑系主任王维仁的作品——慢点茶室与山家清供餐厅。“山家清供”之名兴许是借用了宋人林洪所撰写的《山家清供》,此书专述宋人山家饮馔,记载近百种“清供”的制法,其意旨在以“山林之味”贬抑“庸庖俗饤”,以“被褐怀玉”之士的“山舍清谈”,贬抑“贵公子”的“金谷之会”,或多或少也表达设计者戒奢靡安浮躁的愿景吧。


     青年设计师徐甜甜设计的农耕博物馆,这里已经举办过“农耕分享会”和“农耕沙龙”等影响较大的艺术活动。


     ☝ 徐甜甜专门艺术家打造的工作环境,靠墙的千鸟格藏满书籍,整体布局风格别致。


   ☝ 清华大学建筑系原主任许懋彦在平田村的设计作品——“木香草堂”民宿,布置简约素雅,富有乡韵。


  我们看到的云上平田,并非是单纯的民宿概念,或许就像大宝介绍的那样,立足于回归自然主题,又融合了多重功能的它,说是一座松阳古村山居生活的集中展示实不为过。


  

 触摸:乡创让村庄更美好


  两年不到的工夫,叶大宝完成了对自己角色的重新塑型,放弃城里一年十余万收入的她如愿成为了一名乡村创客。



  她的回归,必须要感谢在其中穿针引线的一人——江斌龙,平田村村支书江根法的小儿子,云上平田的主要投资人。搬离平田村后,老书记江根法对于家乡老宅的记挂就一直没有放下,他期盼有人能为村子带来新的生机,重现平田的山居风采。去年1月的同学会上,江斌龙向父亲推荐了精明能干的学妹叶大宝。江根法的山居梦感动了大宝,她告诉记者,三人会面以后,她很快应下了父子俩“掌管山居”的委托。


  除了知道学长比较容易“忽悠"学妹的道理外,我从大宝这份代马依风的情怀里也读到一点点的小“私心”。


  “在外面生活久了,难免想着家人团聚的日子,再说我可不想在外面相亲。”大宝的回答反映着当下不少年轻人所面对的现实——父亲在外工作,弟弟大学读书,住在松阳的只剩下母亲,大宝说,她的回归也是希望离家人再近一些些。



     ☝ 林云龙 摄


  云上平田开工后的一年里,大宝过得很是忙碌。她需要监工,还要做设计团队与施工人员之间的沟通,有时设计师远在香港,对建筑设计一窍不通的她只好一遍遍地拍摄实景图转达。“那时候村里还没有住宿,清晨起来办公室打印图纸,打完送到工地,半夜返回县城是家常便饭。”大宝笑着说,“有次深夜回家,结果因为意外车‘卡’在了道路中间,倒不出来。没办法,我就跑到路上求助,被我拦下的卡车司机一脸诧异,生怕被一个姑娘家讹上,最后火急火燎替我倒了车,连‘谢谢’都没听完就一溜烟跑掉了。”


      现在想起来,在寒夜星空下拦车还颇有几分浪漫主义情怀——车上坐着的不就是你们女生最爱的大叔吗?


  一年的努力,平田山居图已是初显规模。然而,大宝的山居梦并非一帆风顺。“云上平田建设至今已投资超过600万元,但仍有乡村改建项目尚未完工,资金上的压力肯定是有的;其次就是人才不足,今后做服务、做包装,也需要更多愿意来乡村创业的专业人员的加入。”她谈到。



  好在乡创者的山居梦得到了丽水市政府的大力支持。


  近年,丽水引导各县市制定了面向民宿的相关扶持政策,云上平田也是政策红利的受惠者之一。大宝告诉记者:“按建筑改建来说,每平米松阳县旅委和农办会给予总计360元的补助,再加上之前民宿在县里得奖,奖金下发后能缓和一下眼下的压力。”此外,政府组织的民宿课堂与培训,也解决了不少民宿缺乏人才的燃眉之急。


  乡创者期盼着这个古老村子也能像平田星轨一样,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下一步怎么走?大宝说,除了要完成剩余的项目,她现在已经着手收购并包装当地的农产品,推销给有需要的客人,为当地村民带来经济上的收益——“让村庄变得更美好”,这是叶大宝打造山居的最终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