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美妆推荐交流组

王尚志丨张老五之死

一瓣书香2018-02-14 22:17:25


张老五之死

文/王尚志


响水湾村一时间热闹了,这个平日里默默无闻的小山村是由为一个人命案而沸腾起来的,村里的张老五意外身亡了。

“哇呜哇呜”的警笛响了起来,110来了,120也来了。几个身穿白大褂的大夫蹲在张老五跟前瞅了一会就得出结论,死者是中毒身亡。毕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闻讯赶来的几名刑警人员一点也不敢马虎,必须尽快查出死因,是他杀还是自杀?



刑警队的马副队长先让同来的几位干警拉起彩色隔离带,他知道必须先保护好现场。下来要找第一时间报案人了解下情况。

张老五死在响水湾村口山坡上的一棵杏树下。最先发现他的是村里的赵大成,他准备上山坡去割些羊草,远远看见杏树下睡个人,单凭衣着他感觉好像是张老五,就大声喊叫了几声,可是对方没有回应。胆小怕事的赵大成转身跑回村里又叫来几个村民,走到近前众人发现就是张老五,赵大成这才用自己的手机报了警并打了120急救电话。

“应该了解死者的家庭情况和社会背景。”马副队长心里想,他找到响水湾村支书赵大宝。

“张老五是个可怜人,唉......”村支书赵大宝慢慢打开了话匣子。

张老五今年五十岁左右,家中父母几年前已经去世,老婆在十几年前和他离婚再嫁,女儿嫁到邻村前几年搬到宁夏居住,儿子结婚后也去外地打工,他可以说就是一个孤家寡人。在村里当了十来年的民办教师,后来因为不能转正自己提出不干了,能写会算,在村里也算得上是个文化人。唉,他那人就有一个赖毛病,就好耍个赌博。他老婆也就是因为他耍赌博才跟他离婚的,那几年真是不欠桃仁(人)欠杏仁(人)的,村里人有时候见他都躲着走呢。儿女大了,抓天捞地给两个娃娃打了交待……



“你给我讲讲他近来的情况,都和什么人打交?有没有仇人?”马副队长有点急躁地打断赵大宝的话。

“哦,哦,你听我慢慢说。”赵大宝从怀里掏出一包烟给周围的人每人发了一支。

娃娃都成家了,他也年纪不小了,有收敛的迹象。只是,过去欠的账太多了,你三千他两千,亲戚六人多少不等都欠着呢,听说还爬下不少板呢。自己也熬煎呀!这两年找过我很多次,叫我帮他想办法挣钱还账呢。说到仇人,好像没有,就是欠人几个赌博钱,别人要钱呢,要他命干啥?

“那你认为张老五有没有自杀的可能?”马副队长顺茬问道。

“自杀?为什么要自杀?儿女都成就了,他本人这两年也有改过的迹象,哦,对了,上个月还找我说想散养鸡呢,看我能不能帮他搞点创业资金。”赵大宝又像是回答又像自言自语。

基本情况就先这样大体了解了,介于张老五家庭的特殊情况,马副队长准备将尸体带回做进一步尸检化验。临行前又给赵大宝交待,让村委也帮忙协助,有什么线索及早通报,以便尽早破案。

张老五的死响水湾村民最近可是议论纷纷。有人说,“张老五把人亏了,这些年欠钱太多,肯定是没办法自己服毒了。”也有人说,“那不一定,他爬下不少板,听说那些放板人心都歹毒着呢。”还有人说,“咱可不敢乱议论,毕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一个好端端的人咋就死了呢?到底是自杀还是别人做案?这几天这个谜团一直困扰着响水村这位精明的带头人。



这天吃过早饭,赵大宝在家又坐不住了,他想再次去张老五家看看。自张老五出事后,这个家赵大宝已来过好几次,只是每次都一无所获。站在这个空荡荡的窑洞,他想不出从哪儿能寻点蛛丝马迹。低头抽着烟,他脑子里思索着。突然,赵大宝想起张老五平时没事时喜欢看小说,他紧走两步来到张老五后窑掌的书箱前,揭开书箱,他从最上面拿起一本路遥写的《人生》。翻开书,一页折叠的信纸跌落在地,弯腰捡起信纸,几行沾有泪痕的字迹映入赵大宝的眼帘:恨人生,苦乐太无常;想自身,虚度知天命;叹往昔,可谓枉为人。我曾负债累累,曰忍辱负重,有心东山再起,咋奈我欠钱不怕,再也欠不起人情。人情债压得我已喘不过气来,哪日如遭不测,半瓶乐果自了残生……

一切都静了下来,赵大宝呆呆地站着,他不知道自己心里的滋味是可怜还是可恨。过了好一会,赵大宝从怀里掏出手机,拔通了马副队长的电话。


投稿请发邮箱:

[email protected]

附个人简介及照片一张


作者往期文章

王尚志丨帮忙

王尚志丨二爷

王尚志丨迟到的压岁钱

王尚志丨杀年猪

王尚志丨穴




  作者简介:王尚志,男,1977年10月生。陕西吴起人,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会员、延安市作家协会会员、延安社区文化促进会会员、吴起县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延安日报》、《社区文化》、《长征》杂志及《文苑漫步》网刊等。部分作品参加市县文学赛事获奖。现供职于吴起县财政局非税中心。


本期责编:刘喜阳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感谢原创作者)